通渭黑苦荞茶”正是第二届众筹扶贫大赛的参赛项目-海西新闻-阳春新闻网
点击关闭

扶贫黑苦-通渭黑苦荞茶”正是第二届众筹扶贫大赛的参赛项目-阳春新闻网

  • 时间:

周杰伦昆凌健身

離開通渭前,記者探訪了通渭人家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一間不大的辦公室里,幾個年輕人在電腦前忙碌着,打開的頁面上是網購平台不斷更新的訂單信息——昔日「養」在高原人未識的通渭苦蕎產品終於通過電商平台走出「深閨」。

兩個有着同樣情懷和理想的返鄉大學生一拍即合,聯手打造通渭縣良行農副產品農民專業合作社、通渭人家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致力於為優質黑苦蕎打開銷路,將家鄉的農副產品推向全國,改變「苦瘠甲天下」之地留給外界根深蒂固的貧窮形象。

陳滿強有兩個孩子,妻子失聰且有精神疾病。兩年前,兩個月大的幼子被查出患有罕見病丙苯酮尿症,他無法再外出打工,一家大小的開銷立刻捉襟見肘,尤其是兒子的治療和特殊飲食的高昂費用常讓他寢食難安。

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的相關負責人表示,全國紅十字系統眾籌扶貧大賽集合全國紅十字人道力量,輻射各類扶貧工作點和博愛家園項目地,聚焦最貧困和最易受損人群生計改善,形成了「紅十字會+扶貧點+農戶+農產品+脫貧帶頭人+互聯網公眾」的新型扶貧幫困模式。這一孵化型、發展型、平台型的脫貧模式,具有農產品品牌傳播、消費社群涵養、農村經濟協作組織發育等諸多附加值,體現了紅十字扶貧攻堅的創新性和創造力。

更讓人感動和欣慰的是,這位剛剛脫貧的西北漢子接過了扶貧幫困的接力棒,「正想着怎麼去資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

李國良對黑苦蕎的品質如數家珍。 王祖敏 攝

鄉親們的感激之情和回報之心,也讓李國良和陳啟軍更添動力。但李國良稱,他和鄉親們更應該感謝的是中國紅會提供的眾籌平台和無數網友的愛心奉獻。

說起如今的生活,他的臉上透出發自肺腑的喜悅:「現在我們只管種植,不愁銷路。只要人勤快點兒,日子越來越好過。」

記者了解到,首屆眾籌扶貧大賽於2017年7月5日啟動,共計22個省市自治區的228個項目報名參賽,137個項目進入初賽線上籌款。其中,50個闖入半決賽的項目上線兩周共籌款277萬余元。經過線上票選,來自14個省的30個項目進入決賽。大賽最終決出20個紅品項目,並給予每個項目10萬元博愛家園生計金支持,還對20位優秀的脫貧帶頭人進行了表彰。

打包待寄的通渭農副產品。 王祖敏 攝

2015年,大學畢業的他在蘭州工作一年後,不顧家人的反對,回到了「糧食奇缺水如油,三餐難顧人外流」的通渭,認識了同樣做電商的同齡人陳啟軍。

第二屆眾籌扶貧大賽由中國紅十字會總會主辦,中國紅十字基金會、京東數字科技承辦。目前,賽事仍在火熱進行中,源源不斷的訂單,也正通過電商平台,到達全國各地的貧困鄉村。

隴中素有「苦瘠甲天下」之說。如今的隴中定西市依然未能摘下「貧窮」的標籤,其所轄1區6縣是連片國家級貧困區,通渭縣正是其中之一。

但對於李國良和陳啟軍而言,他們的「情懷」顯然不只是痴情於家鄉的父老和山水。大學學土木工程的李國良已經在心裏為他們的理想奠基——以眾籌扶貧大賽為契機,創立「通渭黑苦蕎茶」品牌,並開辦自己的工廠,擴大農產品的產銷規模,形成通渭農產品的「產業帝國」,吸引更多外流人才回鄉,用黑苦蕎釀出父老鄉親的幸福好日子。

在第二屆眾籌扶貧大賽全面展開之際,記者隨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前往甘肅省通渭縣,實地探訪了這一「消費扶貧」新模式給當地貧困戶帶來的實惠。

在通渭人家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的辦公室里,網購平台上不斷更新的訂單信息吸引了來訪者的注意。 王祖敏 攝

權威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全國農村貧困人口還有1660萬;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國還有深度貧困縣334個,這些貧困人口和地區成為脫貧攻堅中的重點和難點。

地處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的通渭縣,年降水量350mm,年蒸發量卻在1500mm以上。瘠薄的土地、乾旱的氣候和曾經閉塞的交通,阻礙了這個有着2100多年建縣歷史的「書畫之鄉」脫貧致富的腳步。但這個在上世紀90年代被世界糧農組織定義為「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卻孕育了「五穀之王」黑苦蕎,「通渭黑苦蕎茶」正是第二屆眾籌扶貧大賽的參賽項目。

北京8月13日電 題:在苦瘠之地感受消費扶貧:用黑苦蕎釀出幸福滋味

記者 王祖敏當網絡購物漸成現代人的一種生活方式時,一種人人可參与的「消費扶貧」公益新模式也應運而生——由中國紅十字會總會主辦的全國紅十字系統眾籌扶貧大賽(以下簡稱眾籌扶貧大賽)倡導「消費即慈善,購買即公益」理念,採用產品眾籌模式,通過電商平台銷售特色農產品,激發貧困、易受損地區農戶的「造血」機制,讓其有尊嚴地脫貧、靠勤勞致富。

此時,出售黑苦蕎成為陳滿強家的主要經濟來源。陳滿強說,以前不知道哪種作物好賣、能掙錢,地里什麼都種一點。黑苦蕎產量低、價格也上不去,所以種得很少,基本是自用或者送一些給親朋好友。「自從與國良他們合作后,黑苦蕎不愁銷路,價格也高,家裡的地全種上了,今年種了10畝,一年能有上萬收入,娃每個月的特殊飲食基本有了保障。」

陳滿強在自家的黑苦蕎地里。 王祖敏 攝

李國良和陳啟軍在了解他家的特殊情況后,還安排他到公司上班,時間自由支配,讓他能在照顧家庭的同時計件領取工資,極大緩解了他的壓力。

苦盡甘來 用黑苦蕎釀出幸福滋味

坐在寬敞明亮的客廳里,45歲的南宏斌滿臉喜色。他說, 2016年開始,合作社與他簽約,不但提供優質種子,講解相關種養知識,還高價收購。幾年來,他家苦蕎種植規模不斷擴大,家裡的經濟條件也明顯好轉。2017年底,他在靠近馬路的地段蓋建新房,一家人終於從山溝里搬了出來。

不甘貧苦 「90后」大學生返鄉創業

同為農村娃,他們更了解村民們的艱辛。為增加貧困農戶的收入,他們以超過市場價30%的價格購進苦蕎;為能更精準扶貧,同時解決村民交通不便、人手不夠的問題,他們走村串戶進行家訪,並上門收購。只要是農戶願意出售的產品,他們來者不拒。「到現在,倉庫里還積壓着大蒜和其它物質。」陳啟軍笑言。

如今,他們已與3個鄉鎮8個貧困村的200多戶簽約,幾年來為當地貧困戶創收逾百萬元。

對於32歲的陳滿強來說,黑苦蕎承載着他對兒子的希望。

在通往隴山鎮石溝村的路邊,有一棟頗為「氣派」的平房,這是石溝村民南宏斌去年剛落成的新居。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賑災發展部副部長廖玲稱,農村貧困戶脫貧的核心是增收,增收的關鍵是銷售。中國紅十字會總會主辦眾籌扶貧大賽的目的,正是變「輸血」為「造血」,鼓勵貧困和易受損地區的農戶充分發掘當地特色,以產業興農,同時培養一批鄉村脫貧帶頭人。中國紅十字會則利用其資源優勢,為他們搭建產品外銷平台,並助推出一批特色農產品品牌。

第二屆眾籌扶貧大賽於今年3月20日啟動,28個省市區的797個項目報名參賽。截至8月13日零點,初選后的400多個項目已眾籌764萬元,最後上線的西部賽區項目仍在增加中。目前參与人數近133萬。

「小時候,總喜歡望着遠處的山頭,想象着外面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可一旦走出大山,卻始終忘不了父輩們臉朝黃土背朝天的畫面和家鄉苦蕎茶的味道。」李國良說。

南宏斌在新居里接受媒體採訪。 廖玲 攝

眾籌扶貧 每一個消費者都是公益踐行者

坐在門前的小院里,陳滿強充滿感激地看了看李國良和陳啟軍說:「希望他們的公司越辦越好,我能跟着他們一起發展,將兒子順利帶大成人。」

李國良告訴記者,通渭黑苦蕎雖然具有「五穀之王」的高營養和無污染、無添加的好品質,但因通渭地處偏遠,村民們的觀念也相對落後,缺乏有效的營銷手段,導致以前的黑苦蕎要麼滯銷、要麼以極低的價格出售,眾籌扶貧大賽可以說為貧困地區的農產品插上了一雙自由飛翔的翅膀。「通渭黑苦蕎茶」一上線,就引起網民關注,不到一周就順利達到初選眾籌目標,成為通渭唯一入選大賽的苦蕎產品。

該項目的發起人是通渭縣良行農副產品農民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通渭人家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運營總監李國良。這位在通渭小山村裡土生土長的「90后」,7年前曾為了擺脫貧苦而遠赴山東讀書,如今,吸引他返鄉創業的正是家鄉的「苦」。

那些隔着千山萬水的陌生人,也許並不知道他們網購的黑苦蕎茶里藏着怎樣的故事,但他們的每一張訂單、每一分錢款,都將被寫進一個個幫困扶貧的新故事中。(完)

今日关键词:用塑料牛奶瓶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