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和美国资本市场的深度流动性-医疗器械新闻-迅雷新闻
点击关闭

货币特朗-由于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和美国资本市场的深度流动性-迅雷新闻

  • 时间:

墨西哥爆发枪战

美聯儲9月份再次降息25個基點,將利率下調至1.75%至2%的區間。今年7月,美聯儲降息25個基點,這是自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降息。

與此同時,歐洲央行最近公布了一攬子措施以重振歐元區經濟,將存款利率下調10個基點至負0.5%,並推出了大規模的新量化寬鬆(QE)計劃。全球其他許多央行也開始了鴿派的政策轉變。

特朗普在此前的一條推文中寫道,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和美聯儲「允許美元變得如此強勁,尤其是相對於所有其他貨幣,以至於我們的製造商受到了負面影響。」

最近,美國10多年來最疲弱的製造業數據加劇了人們對全球經濟的擔憂,這也加劇了歐元區內外本已脆弱的經濟數據。

哈迪說:「拖後腿的美聯儲和籠罩在經濟前景上的烏雲,幾乎肯定會讓特朗普政府為確保特朗普在2020年連任所需而快速行動。」

盛寶銀行的經濟學家表示,這意味着所有資產類別的前景已成為美元流動性和方向的函數。

盛寶銀行預計,美元走軟可能為全球市場爭取一些時間,並補充稱,這不會提供結構性解決方案,但卻是最簡單的權宜之計,可能面臨的政治阻力最小。

在上周發佈的在線交易和投資專家對第四季度的展望報告中,雅各布森表示,2019年最有可能被人們記住的是引發全球衰退的那一年,儘管名義和實際利率處於歷史最低水平。

報告還指出,自那時起,這個周期就受到了「全球化的推動」和「通過離岸美元創造貸款」。

盛寶銀行外匯策略主管約翰·哈迪(John Hardy)強調,隨着外國央行失去了積累美元儲備的能力和意願,他們越來越多地從國內渠道尋求資金。

「美國儲戶和美國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根本無法吸收大量的債券發行。有些東西必須給予,而這將是美聯儲的事情:不管它是否願意。」哈迪說。

盛寶銀行(Saxo Bank)的斯蒂恩·雅各布森(Steen Jakobsen)表示,美元走軟是拯救全球經濟的最後一道押注。

雅各布森稱,「如果美元升值太多,這個體系的壓力就會增加:不僅是對美國出口,而且對高度依賴美元融資和出口的新興市場也是如此。」

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在1979年至1987年期間擔任美聯儲主席,1980年,他採取了著名的大胆舉措,將聯邦基金利率提高近一倍,達到歷史最高水平,結束了兩位數的通脹。

盛寶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投資官雅各布森補充稱,「貨幣政策已經走到了漫長道路的盡頭,並已被證明是失敗的。」

雅各布森表示,「在一個貨幣政策失敗的全球體系中,在一條漫長而艱難的財政政策道路上,全球經濟只剩下一個工具,那就是降低全球貨幣本身的價格:那就是美元。」

他暗示,在第四季度,美聯儲可能被迫以越來越大的能力來應對進一步的流動性供應,特朗普政府甚至可能會奪取對政策的控制權。

*白宮壓力*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譴責美聯儲在他看來沒有採取足夠的行動來削弱美元,使美國處於不利地位。

盛寶分析師預計,雖然市場預期美聯儲的政策路線將基本保持不變,但特朗普政府可能會加大對美元的壓力。

這份展望報告指出,全球估計有240萬億美元的債務,約佔全球GDP的240%。報告認為,由於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和美國資本市場的深度流動性,這些債務中有太多是以美元計價的。

「疲軟的美元可能會給始於上世紀80年代初的大信貸周期畫上最後的句號,當時美國的資產負債表被重新設定,1971年尼克鬆放棄金本位后,沃爾克戰勝了通脹,為美元提供了支撐。」

今日关键词:外放男要叶璇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