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北京第一家付费自习室「心流造物」的创始人-泸溪新闻网-大粤网新闻
点击关闭

鹤峰新闻网-作为北京第一家付费自习室「心流造物」的创始人-大粤网新闻

  • 时间:

中国速滑首夺金牌

行業中短期或經歷洗牌今年十月,婁慶瀟在大連開設了第二家門店。「就在最近這兩個月,全國各地的付費自習室遍地開花,不僅是一線城市,像大連這樣的二線城市也已經有29家之多,甚至在一些三線城市也有了類似的業態,付費自習室儼然成了一個產業。」

「決定創業前,無數的親朋好友、創業行家都在提醒我,這種線下實體店的重資產模式要面臨高昂成本,並建議我轉做輕資產模式的純線上知識分享交流。」但婁慶瀟認為,學習是要付諸於實際行動的,靠心靈雞湯無法解決。線下實體空間是無論如何繞不開的。

這名90後的小伙笑言,那時自己是白天上班,晚上創業。兼職、時差、遠隔重洋、沒錢、年輕沒經驗、不懂國情……婁慶瀟幾乎「集齊」了所有創業註定要失敗的因素。這個理想主義者為自己本該富足安逸的人生選擇了一個「困難模式」。

婁慶瀟坦言,看到這些負面反饋,我們瞬間就慌了。但那時資金已投入到裝修裏,沒有回頭路,只能硬着頭皮走下去。事實也證明,開業三個月後,「心流造物」的上座率依然門可羅雀。

身為一名理想主義者,學生時代的婁慶瀟就幻想着有一個專注提供舒適、便利、濃厚氛圍的學習空間,能長期沉浸其中、不用擔心被雜念所擾的「心流」狀態。2017年10月,在一群志同道合好友的鼓勵下,當時身處美國的婁慶瀟決定把夢想變成現實。「我知道不可能只憑着一個點子就拿到融資。」於是他自掏腰包,不僅拿出了工作幾年的積蓄,還邊工作邊兼職創業,用在華爾街的工資維持着國內項目的艱難起步,前後投入近百萬元。

項目幾乎全是負面反饋開始籌備第一家門店時,創始團隊的幾位合夥人都認為自己有自習需求,但市場會認同嗎?「我們發動了周圍的親戚朋友,向各種我們認為的目標人群詢問,也在線上收集學生和在職白領的反饋。」但信息收集上來後,所有人都傻眼了。「這個項目得到的幾乎全是負面反饋,其中只有一兩成的人認為有可能會考慮,但覺得我們的定價太高。」

「圖書館搶不到座位,咖啡館太吵,在家或者宿舍學不下去,學生和白領選擇付費自習室學習,買的就是一種環境、一種氛圍。」面對高校考研群體、白領考證大軍的「剛需」,以付費自習室為代表的新一輪共享經濟日漸興起。今年下半年,內地一、二線城市付費自習室的數量如雨後春筍般猛增。然而,低門檻、同質化也使得競爭進入白熱化。

婁慶瀟認為,儘管中短期可能會經歷一次洗牌,但自習空間未來若做成平台,以空間為線下流量入口,整合教育資源,無疑會創造出一個教育行業裏的「美團」。付費自習室究竟是共享經濟的下一個風口,還是浪潮過後的又一次泡沫?仍需拭目以待。

圖:近期全國各地的付費自習室數量如雨後春筍般崛起/網絡圖片

「如果在汽車發明出來之前,你去問人們,你需要一個什麼樣的交通工具?他的回答肯定是我想要一批更快的馬。」面對此前的市場負面調查結果,婁慶瀟很坦然。「當你從光線、聲音、嗅覺、符合人體工程學設計的桌椅等各個方面做到極致的時候,當你把自習室的每一個細節都用工匠精神做到精益求精的時候,當你把自習空間像一個系統工程呈現給用戶的時候,用戶才會真正意識到你的產品價值。用戶用真金白銀給你帶來的市場反饋,要比空洞描述的問卷調查強上一萬倍。」

看到有關開設付費自習室的負面反饋,90後海歸創業者婁慶瀟瞬間就慌了。「我們的固定投入已經投出去了,在這種情況下說不慌,那是不實在的。但我們也知道,任何市場都需要去開拓,尤其是一個比較新興、看起來像藍海的垂直細分領域。」婁慶瀟最終選擇了繼續堅持。

集齊創業失敗各種因素作為北京第一家付費自習室「心流造物」的創始人,畢業於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曾在華爾街供職的婁慶瀟(圓圖),儼然是「別人家的孩子」。但他卻吐槽,別人眼中的「投行男」,實際上是整天累得吐血的「金融狗」。

直到開業500天後,第一家門店終於積累了2600多位會員。「付費自習室從財務模型上來說不算一個暴利行業,但至少這大半年以來它已經支撐着企業活了下來,甚至還有了一些現金盈餘去打造更好的用戶體驗。」

今日关键词:高以翔好友再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