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高考跳动-毕业回国在互联网公司做了产品经理-北京交通新闻

  • 时间:

康美药业市场禁入

又是一年畢業季,四年前高考狀元的光環已經隨着時間的消磨逐漸暗淡,大家進而更關心的是,畢業后的他們就業情況究竟如何。從清華、北大等高等學府畢業,出校門左拐,他們中的一些人加入了知春路上的位元組跳動。

胡天一相信,技術也應當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他對內容安全工作的理想就是——你有一個孩子,你放心地讓Ta用手機上網。

而之所以來到位元組跳動,則是被一頓燒烤「收買」的。2017年,離開前東家的胡天一收到了市場上的眾多offer。「當時比較糾結,公司的兩位技術大牛就約我在木屋燒烤吃了個飯,跟他們聊了幾句話就覺得——一路人,能學到東西,所以我就過來了。」

另一方面,作為一名妥妥的學霸,他至今仍然要「承擔」着人們的關注,不過「同學的公司上市了」「學弟又做了一個爆款產品」等等這些都不曾影響過他,在他看來,判斷一件事情要不要做只有三個標準——這個事情本身對社會是有意義的,對公司有意義,對自己有比較大的發揮空間。

「高考狀元」的保鮮期到底能有多久呢?

(位元組跳動全球化布局)今年以來,樂怡帶領團隊成為了位元組跳動國際化業務大軍中的一員,承擔起了國際化的效果廣告產品優化任務。「4月在印度,前兩天在日本,馬上要去美國。」這樣的狀態成為了她的日常。「常常是早上八九點就要跟美國團隊開會,只能一邊刷牙一邊聽會,需要我說話了,再把牙刷拿出來說兩句。」

樂怡,638分考入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在位元組跳動,大家更關注一個人的本質是否優秀,學校、相關經歷、title都沒那麼重要,因此「陳小歐是個高考狀元」這件事並沒有引起關注,這反而讓他愈發沒有了「偶像包袱」.

胡天一,畢業於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

與此同時,團隊如何做跨國管理、產品怎樣對接各國的法律法規、如何理解當地客戶的需求……理解海外市場的商業生態成為了一項全新的挑戰。但身處在一家不斷創新的公司,做開拓性的事情,讓她充滿了能量。

陳小歐說,最多不超過半年。大一入校前,他是「青島網紅」,是青島的理科狀元,去個小賣部都能有人認出他。入校后,他就成了一個路人,誰讓學校里遍地都是狀元呢。「找工作的時候,光環更不存在了,誰會在簡歷中寫自己是高考狀元呢!」

你以為開掛的人生就到此為止了嗎?2017年,樂怡加入位元組跳動,成為負責廣告投放機制的策略產品經理,簡單的說就是要利用數據和算法,提升位元組跳動的商業化效率,幫助廣告主以最低的成本獲取最有效的客戶,同時保護用戶體驗,提升品牌價值。而當時的投放策略方向團隊僅僅只有兩個人,「我和mentor兩人,要做公司全線產品商業變現的投放策略,幾乎每天都是暴擊,但回過頭來還挺感謝公司相信我們、鼓勵我們折騰的,敢於把一些重要的崗位直接交給年輕人。」

這位學霸大三在一門叫做「產品管理」的課上接觸了數據分析和統計的軟件,覺得特別有意思,就去哥大商學院讀了量化營銷專業。在此期間,還在投行、諮詢、偏傳統的科技企業(特斯拉,英特爾)等等做了非常多的實習,最後發現還是互聯網更有趣,所以畢業回國在互聯網公司做了產品經理。

(位元組跳動創始人兼CEO張一鳴七周年演講)

在大多數人看來,這是一份成功人生的樣本:7歲從幼兒園連跳四級,直上小學五年級。高一確定想讀北大光華,後來就拿了30分自招加分,15歲以山西省高考狀元的身份進入北大學習。

陳小歐,677分考入清華自動化系

清華9年,他的專業排名始終在年級前10%,相繼斬獲ACM學生研究競賽第一名、國家獎學金等獎項,並獲得碩博連讀保送……用一連串的成績向人們證明了他的實力絕非只在高考中曇花一現。

「有一次跟日本團隊開視頻會,他們的辦公室在新宿街區的27樓,我們這邊還是下午,那邊的窗外正好斜陽夕照,那一刻就感覺:哇,夕陽還挺美的。」樂怡說,那一刻就明白了什麼叫:空間有形,夢想無限!就像我們最早在公寓裏面想象將來要做全球化,不管是辦公空間小,還是語言不通,但夢想依舊可以很廣闊,可以追求創造非常大的事情。

如今,胡天一是抖音平台內容安全的一名負責人。每天打開抖音,我們會看到形形色色的視頻,如果沒有審核, 、低俗甚至血腥的內容就會出現,而胡天一的工作就是通過算法,構建篩選這些負面內容的模型,讓機器在把視頻分發給用戶之前把高危內容消除掉。

程序員都過於理性、不浪漫嗎?陳小歐一直在身體力行地闡釋——什麼叫「務實的浪漫」。首先,他對自己很浪漫。比如花一年的時間練習攀岩,參加馬拉松比賽,又或者嘗試鐵人三項,永遠在發現新鮮的愛好。其次,他對老婆很浪漫。比如在追女朋友的時候,曾用不同的編程語言每天給她寫三行情書,求婚那天,又用一個月的時間寫下100行代碼,製作了動畫求婚視頻。

比如他目前正在閉關做一個重要項目,對於能否做成爆款這件事他就看得很「佛系」:「假如給一件事做風險評估,風險大收益大,風險小收益小,我們偏向于試很難的事情。位元組跳動有強大的中台系統,以及一套越來越成熟的產品方法論,這保障了每個人都有充分的創新嘗試空間。能夠在過程中不斷檢驗自己的判斷,走正確的方向,並把手頭的事情做好,這才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事。」

內容安全不允許出現任何錯誤,行業內也沒有任何人有完全成熟的解決方案,他的工作本身就需要很強的抗壓能力,但胡天一對自己仍然有更高的要求——將圖像處理等機器學習相關領域做到世界第一流。

「人生就像是一段程序,不同的人生經歷,便是我們不斷優化自身算法,添加函數的過程。有時候,我們ctrl+c(複製)別人的方式,再ctrl+v(粘貼)到自己的主體,卻發現,在別人那運行好好的代碼,來到自己身上卻有n個bug。人生這個程序,只有你自己才能運維調試,別人的代碼永遠只適合參考。同時,我們也要時時警醒自己,防止病毒的入侵,以及深搜的無止。」陳小歐說。

「正向、極致、專註、克制」,這是胡天一的飛書籤名,也是他給人最大的感受:永遠安靜、永遠在想更大的事。一如他說:「狀元只是讓你在更高的平台,去想清楚自己要做什麼。」

趁着2020屆秋招之際,筆者和位元組跳動里的高考狀元們聊了聊,看看這些年輕人在就業時如何選擇,如今在職場上又過得如何?

今日关键词:教室吊扇砸伤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