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D:很多创新药企在一级市场估值很高-宝宝免费起名大全-中央晚间新闻
点击关闭

医药公司-NBD:很多创新药企在一级市场估值很高-中央晚间新闻

  • 时间:

孙杨抵达瑞士

投資向頭部企業集聚NBD:很多創新葯企在一級市場估值很高,但是上市之後,二級市場的估值卻形成了倒掛,您對這種情況怎麼看?

李秋實:我覺得科創板的設計,是希望一些偏創新型的公司——其中包括收入利潤都不是很高的、甚至是沒有收入利潤的公司,都能上市。所以科創板對這種創新類的企業,包括創新葯、創新器械公司是有很大的支持和鼓勵的,原來它們只能在一級市場融資,現在也可以上市在二級市場融資了。

然後基因治療、基因藥物、核酸葯還有細胞治療等領域,也會帶來一些創新的突破,未來幾年也會出現一些上市公司。

李秋實:估值體系的變化確實非常大。三五年前,中國是不對「研發管線」進行估值的,比如恆瑞、復星等公司,它也做創新葯,但是不給估值,只是用市盈率倍數法進行估值。現在不一樣,投資者會把企業的研發管線拆開分析,看其一期臨床、二期臨床、三期臨床的葯都到什麼階段,然後通過DCF模型去推算到底值多少錢。這是一個估值體系變化,就是我們會給創新加上估值了。

在論壇召開期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專訪了李秋實,深入探討了我國醫療產業的發展現狀、投資環境以及高特佳的投資邏輯等。

第二個策略,在未來5到10年的產業格局裡,要麼找大型頭部企業投資(一般都是上市公司),要麼就是尋找一級市場的創新型企業、在科創板或港股上市的好的創新標的進行投資。所以就是兩端,一是頭部,二是創新。

李秋實:第一個策略就是打通一二級市場,進行全階段投資。我們是在一個真實的產業格局裡尋找好標的,然後我們再看去哪個市場投資——是一級市場、二級市場還是海外市場。即對產業鏈進行梳理,劃分產業地圖,進行全階段鏈條的投資。

第二個估值體系的變化就是頭部效應越來越明顯。無論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一個細分賽道的第一名,就是比剩下所有的企業都貴,這就是頭部企業的一個估值溢價。醫藥行業有四五十個細分的賽道,那麼每個賽道裏面的一些龍頭企業都是有估值溢價的。但是反過來講,如果不是頭部的話——或者說是二線三線的企業,我們給的估值是折價的。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變化,而且我覺得這個趨勢會長期持續。

投資策略需打通一二級市場NBD:目前我國醫藥健康行業有哪些值得關注的點?你看好的細分賽道有哪些?

NBD:除了政策方面,我國生物醫藥行業還面臨哪些機遇和挑戰?

醫藥企業亟待升級轉型NBD:在科創板上市或者申報的企業中,生物醫藥行業公司佔了很大一部分,您認為科創板對生物醫藥企業的發展有哪些作用?

每經記者劉玲每經編輯文多11月8日,由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主辦的「2019第八屆中國上市公司高峰論壇」在成都舉行。在當日下午舉行的「2019中國科創資本高峰論壇」上,高特佳投資集團PIPE主管合伙人李秋實發表了主旨演講。

李秋實:對,這個也是高特佳轉型二級市場的重要原因之一,有的時候估值是倒掛的。一個好的資產可能在preIPO輪的估值比上市后還貴,所以不如在上市后再買再去投。

細分賽道的話,首先,在創新葯的產業鏈中,除了創新葯本身以外,它周邊服務的CRO、CDMO行業也是長期看好的,我覺得往國內的產業轉移至少要持續5到10年。除了已經比較擁擠的賽道會形成頭部效應,一些新靶點、新機理的藥物也會不斷出現。

挑戰方面,除了剛才講的仿製葯向創新葯轉型的難度會比較大,其實我們完全創新的創新葯的挑戰也非常大。一方面是雖然大量資金進來,新葯審批也加快,但是我國的人才短期有點供給不足,這需要一定時間;另一方面就是整個新葯研發的體系,因為新葯研發不僅需要科學家,它與工業一樣,還需要一個完善的研發創新的配套服務體系,這個仍然需要時間去積累。

再者,大服務領域例如第三方的體外診斷服務,都會持續看好。在體外診斷領域裏面,更加看好分子診斷,比如說腫瘤的早篩。

二級市場估值倒掛的情況,也會反過來影響到一級市場的一些估值問題,導致一級市場投資會更加謹慎,現在是一個不斷趨於理性的態勢。但我仍然覺得現在的幾家創新葯公司中,未來會出現很大的分化。有的企業會出現估值倒掛是正常的,因為標的本身確實沒那麼好,資本市場沒看到它的管線研發和新葯進展,估值就下來了。所以隨着研發的不斷推進,一家創新葯企真正的價值就會得到體現。但其實還是要保持理性,理性分析這個新葯研發的具體情況。

李秋實:首先大的邏輯,就是前面講到的「頭部」和「創新」。如果從大製藥、大器械來講,我們看好的是像恆瑞、邁瑞這種巨型的綜合性醫藥企業,以及一些專科葯領域的龍頭,還有就是創新型企業。

科創板估值問題很有意思,我覺得這些創新葯企剛上市幾個月的股價表現,並不代表長期的估值,最後一定是一個估值回歸的趨勢,就是會回歸到一個合理的估值。

李秋實:機會方面,現在全球的醫藥創新都在向中國進行產業轉移。比較典型的就是以葯明康德(603259,股吧)、凱萊英(002821,股吧)等為首的一些CRO、CDMO企業的景氣度非常高,國外一些大藥廠的研發創新外包服務也在向中國進行產業轉移。

李秋實:中國醫療產業已經進入全新的拐點時代,要實現轉型有兩種方式。一種方式就是企業扎紮實實去投資,然後組建新葯的科研團隊,這個是必須要完成的一個轉型。但現在有的企業已經來不及建團隊了,或者說建了團隊但是獲取的新藥品種不夠。那麼那些有實力的傳統製藥企業,可以採用License-in模式,去引進一些別人在研的品種,即通過專利引進的方式,也能實現一些產業布局或者轉型。不過,目前仍然只有頭部的二三十家企業能實現這樣的轉型。

NBD:面對這些機遇和挑戰,您認為中國的生物醫藥企業要如何才能實現完美轉型?

NBD:醫藥行業可投資的項目層出不窮,能否給大家介紹下高特佳的投資邏輯與策略?

NBD:您如何看待如今生物醫藥投資估值體系?還有科創板創新葯企的估值問題?

今日关键词:天气预报冷到发紫